加载中 ...

想免关税先“主动”限制出口!美国惩戒日本的“大杀器”将重出江湖?

2018-03-14 16:46 来源:华尔街见闻

摘要:虽然WTO《保障措施协定》中明文规定,成员国不可寻求、接受或维持任何形式的自愿出口限制措施,但在沙场老手莱特希泽眼中,没有强制约束力的WTO仲裁框架,跟“纸老虎”没什么区别。

特朗普上周签署的钢铝关税将于3月23日生效,并表示在满足“其他一些条件”的情况下,美国可以考虑在钢铁及铝材上对特定国家给予关税豁免。

3月8日,特朗普指派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全权负责贸易谈判,“与他国共商除钢铝关税外的替代方案”。

虽然白宫并未就准许豁免的这些特定“条件”和“替代方案”作出更多解释,但鉴于特朗普对“抹平”美国贸易逆差近乎狂热的执着,再综合莱特希泽的“丰富”履历,多位政策分析人士和前任贸易官员指出,特朗普政府很可能祭出“封印”二十余载的贸易战旧招:

挥舞征收高额关税的大棒,逼迫对手采取“自愿出口限制措施” (voluntary export restraints,VER),“主动”减少对美出口额,以换取关税豁免的“特殊待遇”。

特朗普以“影响国家安全”作为由头,要求商务部对钢铝制品以及知识产权领域开展232调查,调查结论出炉后特朗普可动用的贸易“工具箱”几乎无所不包。而VER,正是其中与保护性关税比肩、过去曾“屡试不爽”的大杀器。

VER:尘封多年的大杀器,莱特希泽的“老伙计”

对于去年5月低调上任的罗伯特·莱特希泽 (Robert Lighthizer) ,VER可以称得上是“老朋友”了。三十多年前还在里根政府中担任贸易代表副职时,莱特希泽“贸易武器库”中最常用的工具,就是VER。

1984年,作为美国代表团核心成员的莱特希泽,就曾受命限制自日本、西德等输入美国的钢铁、汽车产品,严格控制这些国家在美国钢铁市场上的份额。

谈判中,一旦有某个国家不同意“自愿”减少对美出口额,代表里根政府的莱特希泽就会以开征高额关税相要挟,逼其就范。

当然,谁都不愿意在“被枪顶着头”的情形下谈判。于是1995诞生的世界贸易组织 (WTO) ,在《保障措施协定》中的第11(b)章中明确指出:

不论是在进口端还是在出口端,成员国均不可寻求、接受或维持任何形式的自愿出口限制、人为市场安排或其他类似措施。WTO:莱特希泽眼中的“纸老虎”

但曾担任世贸组织副总干事的前美国贸易副代表的Rufus Yerxa,昨日(3月13日)接受InsideTrade采访时指出,WTO框架下的多边贸易规则并不会阻挡莱特希泽的步伐:

本来就不存在什么WTO监狱,[寻求他国采取VER]根本不会有任何后果。只要在贸易谈判中的各方均就磋商结果达成共识,寻求VER的一方被诉至WTO仲裁庭的可能性微乎其微。

即便有部分国家不满于美国的淫威,要求WTO作出仲裁,莱特希泽也不会将《保障协定》乃至整个WTO仲裁框架放在眼里。长期以来,莱特希泽在公开场合摆明的立场始终如一,即

WTO框架应被视作在与美国国家主权不相冲突的前提下遵守的契约,WTO仲裁结果无权改变一国国法。

2010年,在美国国会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出席听证会时,莱特希泽强调:

美国在WTO承担的责任不是宗教戒律,不会也不应当侵犯我国的国家主权,也没有什么WTO警察能够强制执行仲裁决定。

以偏颇的观点看待WTO,并将其视作美国贸易政策不可侵犯的基石,本身就与WTO的组织结构相违背,更不用说“调解纠纷”本来就是WTO创立之初曾三令五申的职能所在。

去年9月18日,在知名智库战略国际研究中心 (CSIC) 举办的会议上,莱特希泽再次重申这一观点,并指出特朗普政府看待WTO的立场,与欧盟及其他成员国截然不同。

在我们美国人面前摆着的不论是贸易协定还是WTO,我们总是会这样想:“好,这就是我签订的契约了,而这些条款就是我的权利”,当我不需要这些权利或是契约内容对我不利时,我就会选择结束契约关系。

而其他人——主要是欧洲人,但也有其他国家——往往会觉得,这些贸易规则是在不断完善进化的,协定的条款可以日后再商榷,不利的内容可以改变。

这两种立场之间存在着本质上的区别,这种认识上的差异必须予以解决。

VER的如意算盘能打起来吗?

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 (PIIE) 高级研究员Chad Bown在接受InsiderTrade采访时预计,特朗普政府“绝对”会试图令他国接受并实施VER,但现在不比当年,特朗普要得到预期的效果挑战重重。

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,世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——美国经济现在已不占据绝对主导地位。当年美国作为去全球产业链的最终消费者、贸易集中在最终商品流转时,当然更容易与他国谈判令其接受VER。而时至今日,大量的贸易属于中间商品流转,往往在流通领域内的跨国企业之间进行,在这样的环境下推进VER,牵一发而动全身,会产生更多意想不到的副作用。

CSIS高级顾问暨国际商业研究主管William Reinsch同意VER谈判将遭遇很大阻力的同时,指出美国政府可能意在重塑目前的全球产业链。

特朗普政府的目标似乎是颠覆目前的全球产业链,迫使下游制造商开拓新的供应链条,在上游供货渠道中纳入更多产自美国的钢铁和铝。这样的行为在业界一定会遭遇反弹和抵制——毋宁说现在已经开始了(注:参见近日波音股票领跌美股大盘)。逼着人们去做不同于以往的事情,当然会遭到抵制,而且这么做几乎肯定会增加厂商的成本负担。

知名智库卡托研究所的贸易政策分析师Simon Lester表示,欧盟正是抵制VER做法的主要力量,其对于严格遵照WTO规则开展国际贸易的态度非常坚决。

我觉得欧盟很难改变态度,咽下VER的苦果换取关税豁免待遇。

本文来源:华尔街见闻责任编辑:KS002

政策知识产权

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本网站立场无关。云掌财经对文中陈述、观点判断保持中立,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、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
  • 声音提醒
  • 48秒后自动更新

云掌财经产品下载专区

免费开户

服务时间:8:30-18:00(工作日)